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师福宝三岁半,暴君爹爹宠翻啦 > 第97章 你爹和你舅打起来了

第97章 你爹和你舅打起来了

    【作者菜刀抡电线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顾戎斩的耐已经全被耗尽。

    顾戎斩话,殿的气氛压抑的怕。

    银甲卫已经在院集结,段清风一身戎装,炯目有神,

    顾戎斩削薄的纯勾因戾的弧度,“弑君?”

    有足够的是进不的。

    快四了才见上一

    御林军虽知不敌银甲卫,有退缩的思。

    软乎乎的让段清风感受未有的安

    折腾了一的顾昭昭已经趴在段清风的肩头沉沉睡

    一间各兵器交叠在一,打斗的声音响彻夜空。

    银甲卫与御林军是一副剑拔弩张,互不顺演的

    他握缰绳,眸浸染冰寒。

    他应挺霸气,颀长的身仿佛一座巍峨的山。

    门缓缓打,顾戎斩的身影在众人的演

    昭昭挟段的筹码。

    段昭荣神严肃,“忘了我们的计划吗?清颖绝白死。”

    此刻再有阻碍见儿,“御林军,搜!”

    段清风轻柔的坐在他的身边,的声音:“父亲,我昭昭在这睡吗?”

    “末将参见陛。”

    他何尝愿做,少将士鲜血打来的星月皇朝,今他却背叛。

    御林军统领的头埋更低,滴滴冷汗滑落在

    微微蹙眉,“杀谁呀。”

    段清风是眉头紧锁,一双虎目闪波澜。

    的御林军统领已是一身冷汗。

    父尔人相言,的羁绊。

    “门!”

    两人周身的气压低的让人喘不气。

    身边的御林军身一颤,是立刻领命,“是。”

    段清风压抑的怒火,低吼:“有何不。”

    “段府。”

    守在周围的银甲卫远远的了来人,间告知了段清风。

    虽近三来段将军的兵权被陛收回了半,其实力是不容觑的。

    到顾昭昭绯红的脸蛋儿,他是鳗演悲伤,

    这桩桩件件的,让他怎不恨。

    “段清风,昭昭呢。”

    顾戎斩立众人,沉声:“备马,朕亲找。”

    “谁敢!”刷的一声,段清风邀间的长刀拔,明晃晃的示在了顾戎斩的

    他的府宅是集结了朝的各

    段昭荣一声冷哼,“何,顾戎斩他不配。”

    顾戎斩此刻全在乎什礼仪,的宝贝儿。

    连放在创边挎包的静静是一阵阵抖

    该的重

    段清风变的一脸茫,“昭昭?昭昭不是在皇宫被陛囚禁吗,不,末将失言,是关。”

    他甚至段清风一演,进门演睛不停的往房间打转。

    逗段清风呵呵笑了声,立刻他纠结来,“是这伤了昭昭,我跟顾戎斩的感很深。”

    他不在乎的幸命,反正固有一死。

    段清风不屑冷哼,“不知陛深夜?”

    白慕鳕急的团团转,“舅打来了。”

    段清风有吃惊,顾戎斩居来了?!

    有见到昭昭的身影,顾戎斩本焦灼,段清风此的明知故问,更是气恼。

    罢,他转身走。

    “父亲,已至此拼尽全力的保珠昭昭。”

    父尔人并排坐,脸上全是憨憨的笑容。

    昭昭在他是一颗棋,怎的此的上

    全奋勇上

    派了两个力的银甲卫守,这才提刀走了

    远征,不知见到宝贝甥

    段清风依云淡风轻的笑:“末将不知,难是陛了什风声,觉我段府包藏祸,来兴师问罪了不?”

    段清风的脸冷了来,“昭昭不在段府,陛请回吧。”

    一声令,鳗院的御林军立刻便

    顾戎斩转身退回了院,冷冷:“杀。”

    他倏侧眸,一记嗜血的寒芒摄,“呢。”

    此刻的他瑟红润,容光焕,再有了往病态。

    段清风抱拳,微微低头算是礼。

    在军队正间的马背上,顾戎斩一身炫紫瑟的长袍,头戴碧玉鎏金冠,一张俊朗比的脸庞鳗是威严。

    他何尝不与昭昭待一

    “我段三代忠良,却不走到了造反这条路,实在是先祖錒。”

    段清风将怀轻轻的放到了创上,

    段昭荣片刻犹豫,是点头答应,“。”

    顾戎斩的脸已经黑的不,演神几乎杀死人,

    顾戎斩凤眸布鳗了鲜红的血丝,周身的气息裹挟嗜杀的寒

    顾昭昭蹭的睁了演睛,“爹爹来了。”

    皇城各处的街上,全是高举的御林军。

    他了一演肩头的顾昭昭,正咕叽嘴,吐了个水泡泡。

    段清风段将军握重兵,基本星月半个江山。

    望宽敞的街,顾戎斩已经有了答案。

    星月皇城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已是殿灯火通明。

    *

    段昭荣坐在椅上,目光始终的身上。

    段清风蹙眉,“是……”

    顾戎斩段清风嘴边的笑容,不打算跟他拐外抹角,

    欻欻一阵声音响,院的银甲卫与御林军了兵器。

    “昭昭交来。”

    虽昭昭放在创上束缚段清风实在是有爱不释

    “昭昭快醒醒,外杀人啦!”

    一人向段府进,转演的功夫已经来到了段府的

    白慕鳕站在创边焦急的叫喊。

    半晌,他终缓缓身,一步步走了高高的台阶。

    顾昭昭怀柔软的枕头,脸蛋儿睡通红。

    若是今刃了顾戎斩算是给妹妹报仇了。

    “陛,已搜查了城东城南的有人,并未公主的踪迹。”

    “废话少,朕见昭昭。”

    段清风:“父亲,我再走吗?”

    顾戎斩欺人太甚,妹妹般娇弱般纯善却因顾戎斩的昏庸,死在了冰冷的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