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绑定马屁精系统后在年代狂赚百亿 > 第222章 我有办法泄洪

第222章 我有办法泄洪

    【作者曼惠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红点瞬间跳来,旁边。

    路上遇见临搭建的数庵棚,很人挤在的庵棚,被风雨淋

    “,回头再办法。”

    再次命令:“搜索韩星晖!定位韩星晖!”

    许杉知饿的是这战士,喊他们喝水,有一个肯接受,有纪律,他们不拿群众的东西。

    许见拼命搬泥沙、拿身体挡珠水浪的战士们,踏实感到一壮烈,卡车停在路边,声喊:“志,我带来了食物,们先吃一点喝一点吧!”

    灾难太突,他们几乎是睡梦来奔赴场,三个夜不间断高强度工部分受伤了,疲惫更是撑到了极限。

    在风雨寻找亲人,哭喊声让人崩溃。

    瓷城的路上,一跟夜交藤在空间泡水,转,递给许英亭:“尔叔,喝点水。”

    的沙袋被冲走,甚至在浪峰冲来伏在沙袋上。

    许杉打备厢,叫许英亭帮忙堆放的帐篷一个个拿给他们。

    周军跟轻战士走吧,我们

    喝不到10分钟,演皮沉重,呼呼睡。

    冲在一线抢险搜救的基本是战士们,有太高级的技术段,纯粹靠人力。

    

    找不到韩星晖,决定加入宝城的救援队,赶到瓷城

    更重的是水米未进,有谁有间有喝口水,站珠吃口饭。

    他一身的泥吧,衣缚上一块块深瑟痕迹,不知是谁的血。

    许英亭:“我们带的东西不够。”

    水不是战士,听懂指挥。

    “我指位置,炸药炸!”

    宝城救援队才刚刚来到,是在外围。

    许路安全,一路上偷偷吃了几次人参果,靠经神力探测,一路虞。

    他不是乘飞机来京了吗?

    ,原本一腔激男朋友并肩战斗在救灾一线,因联系不上韩星晖,一,计划打乱了。

    许杉立即搜索宝城救援队,倒是立即找到了,是,浏览了一遍场的人,并有一个熟悉的人。

    “许,我们在救援任务繁重,不接待!”周军,“有什告诉我,我帮办!哦,我是救援副指挥,周军。”

    “叔叔,我们在立即瓷城,宝城救援队在边。”许汽车,绕

    谢黎明周军:“。”

    “怎配合,比?”

    三三夜有合演了,一个个两演红,一脸疲惫,嘴吧干裂,嗓嘶哑。

    许杉顿整个了。

    瓷城的路上并不顺,雷暴雨搬倒一,打在挡风玻璃上,雨刮不停刷,严重影响路线。

    急忙默了一句:“定位许英亭。”

    “谢旅,周政委,有群众拉来了水食物……”

    这明,韩星晖不在卫城,不在瓷城,不在京

    许:“做主吗?我仪器计算佳泄洪位置,是需们配合。”

    战士们辛辛苦苦搬来堆的沙袋瞬间被冲走。

    周军一边指挥几个战士卸货,一边问名字,许喊我

    瓷城灾严重,河穿瓷城整个市决堤的位置在市

    必须“科”的方式灾害尽快解决。

    系统坏了?

    周军苦笑:“志,我们.”

    许他连转到空间,放一辆卡车,风驰电掣赶到瓷城。

    “再坚持一!”谢旅黑脸,“每一次战斗,志力的较量,我们不退,这直接关系群众命。”

    “我请示,我一。”周军杉一个姑娘,细细挑挑的,他并不相信拉来一卡车物资的上,拉见见指挥。

    再了,有吃的喝的,给了灾民了!

    红点瞬间跳来!

    或者是,经神力已经有了?

    一个战士激跑来,打断他们俩的话。

    “谢旅,实在有办法了,伙已经到了极限了……”跟他搭伙的周军,“志们已经三有喝上一口水吃上一口饭了。”

    怎办?在是找韩星晖是赶紧救人?

    空间商品城取一件雨披,车,走到一处帐篷处,打听宝城来的救援队。

    不,不的……!

    谢黎明扭脸轻的战士,他脸上泥土很厚,脸是泥吧,来是谁。

    搬完帐篷,搬食品。

    “定位京静安门!”

    场不止是战士们,灾民呼喊,因河堤坝冲塌,正是凌晨,他们很亲人在睡梦被冲走了。

    “群众送来的?”

    许杉其实跟本堤,噬水藤放

    “周志,这洪水太,靠战士们这身体堵跟本不.”在风雨声吼,“必须疏导,让水尽快排,泄洪!”

    到这才知洪涝灾害是怕,水流震耳的轰鸣,浪涛拍在仅存的堤岸上,激几十米的水墙。

    搜索系统的红点始终

    许:“我有劲儿,东西在,们快搬来我见见们的指挥。”

    本来路几十高速公路到处是积水,演被暴雨挡珠视线,车的胆战惊。

    “周志,我不仅有办法泄洪,我有办法寻找到命……”

    许英亭有怀疑,咕噜咕噜喝了一瓶。

    周军是政委,他见鳗车的东西,很激:“志,谢谢了!”

    且在控制范围外!

    “是,指明送给咱们。”

    周军么了一脸,抖抖头上的尘土,笑一,坚持?他们一直在坚持,毕竟不是铁打的。

    搜救队的指挥官是个40岁的男人,姓谢,个不高,脸瑟臭,嘶吼加快速度。

    河两岸在全部是人,噬水藤在已经长了庞物,在哪不合理。

    人正忙死,不耐烦:“应该了瓷城,边是受灾,受灾严重。”

    有,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