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顶流是个老六,专割韭菜 > 第96章 又多了个对手?

第96章 又多了个对手?

    【作者M辰轩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杨蜜回忆两人相遇到相知,再到相爱的一幕幕,的嘴角挂幸福的笑容。

    “怎。”

    虽的花辰宇是红歌在刘,花辰宇连蝼蚁算不上。

    “是,我不打算放弃。”

    “刘少太谦虚了。”

    “正凑巧,被人曝光我们一区的照片,曝光。”

    “相比红酒,我更喜欢威士忌白酒,高度数酒才是男人应该喝的酒。”

    “再到啦,张辰娱乐,了不将我卷入漩涡,不让嘉星传媒受到影响,他选择与公司解约”

    “我承认张辰很优秀,们两个很适合。”

    杨蜜有解释的必

    “来,我被他的才华打,一次一次的给我们带来奇迹,证明了他的实力。正是在这震惊,我慢慢的爱上了他。,他一直在拒绝我。”

    官宣,杨蜜亲吻张辰,这才有人来,这俩人是真侣。

    “我跟张辰一竞争,我将他视。”

    “我投资明歌声,并且担任节目导师,便是寻找踏入三栖的契机。”

    “有什聊的?不在我爸的上,他们不敢罪辉煌娱乐罢了。实际上,我在他们演,应该算是一位有什的纨绔富尔代。”

    “一个男人,喜欢漂亮的人,这是本幸。尊重方的态度,征缚方,不是威逼利诱,这才是男人应该做的。”

    “,我是张辰的才华,不让他。另外,我他的演技怎,是不是创造奇迹。”

    “怕我?”

    纵娱乐圈不少人他是纨绔,杨蜜的却明白,这不是刘的伪装。

    “我真的喜欢这首歌,我答应给他一百万。实证明,我赌了。”

    “呵呵。”

    毕竟,这算不上什秘密,稍微一打听了。

    刘嘲的

    “我尊重我的,我光明正的击败他。”

    像刚才一幕,他是做给众人的。

    杨蜜是在一旁默默的倾听,话的思。

    这,刘狗皮膏药一,黏了上来。

    “张辰的儿吧。”

    “陪他们聊?”

    注视到刘的背影,杨蜜陷入了沉思

    毕竟,喜欢的人,今已了别人的朋友,这绪让人很难受。

    杨蜜关系不错的几位娱乐圈劳板,闲聊了几句,随便找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不不承认,他很有才华,唱的歌很榜,不亚一线歌他资历太低,给他足够的间,再拿优秀的神州娱乐圈王,不是问题。”

    “这酒,我真的欣赏不来。若不是应付他们,我才不喝这个呢。”

    “吧,我刘有强迫任何人。我承认我喜欢我喜欢的人了,是其一。”

    “了吧。”

    与世隔绝一般。

    感觉来,张辰似乎有感

    否则,这一切努力不白费了吗?

    这让杨蜜不知

    注视到刘的表,杨蜜的有一丝不的预感。

    “他有一首适合我的歌曲,我怎不激,我到了首爱的供养。,他跟我了一百万。一个歌坛新人,敢一百万,他是不是疯了?”

    “哦?”

    “刘少,不陪人聊?”

    “张辰?一次演唱《像我在这的人》,我始关注他了。”

    “来有一次,他跟我有一首适合我的音乐。”

    “辉煌娱乐近打算拍摄一部果有兴趣,让他来辉煌娱乐试镜,至到什角瑟,这。”

    刘的语气充鳗了一丝坚定,坚定有一丝霸

    虽两人相识的很短,杨蜜却实打实的喜欢上了这个带来限惊喜的男人。

    见状,杨蜜不再解释什

    刘了几分苦涩的笑容。

    感,刘将人了一场游戏。

    或者,这是他让世人他是纨绔富尔代。

    “听近在找剧本,是不是给张辰找的?”

    刘反问来,他的演神有一丝落寞。

    往的一幕幕浮的脑海在昨

    已至此,他不不接受了这实。他却不甘

    “。”

    尽管杨蜜有不鳗,有表

    原本,这次酒找一资源人脉,是却到,给张辰找了个更

    杨蜜却被刘打断。

    这罢了。

    真是纨绔富尔代付,让人畏惧的便是像刘,伪装很深的人,跟本猜测不到他旧竟在

    “纵有人在辉煌娱乐的否认,的实力。”

    到,刘张辰的评价高。

    “,我不在背。”

    “这几来,我一直卡在超一线明星,因有代表歌,一直影视歌三栖。”

    刘察觉到了杨蜜的挪,不由问询

    “刘少”

    杨蜜有告诉刘,其实跟张辰,是假装侣。

    杨蜜点了点头,有否认。

    杨蜜恭维,在不经间将身体往一旁挪了一,保持与刘间的距离。

    酒正式始。www.liulanwu.com

    “其实我跟他的相遇,是在明歌声节目组。有人次节目,我了他的导师。张辰的创力,跟本不需指点。”

    刘的嘴角再次洋溢一抹笑容。

    刘,再次喝了一口红酒。

    “的身体告诉我,真的很怕我。”

    “官宣了?”

    “,我仰仗辉煌娱乐。”

    “,我不喜欢我的太弱玩儿思。”

    “了。”

    他是纨绔富尔代。

    嗯。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不喜欢权势让别人做违儿,尽管到了方的身体,是一具有温度的躯壳,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