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变o后被竹马标记了 > 38、第 38 章

38、第 38 章

    【作者缘求半世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他真是赢不择段呢!

    [king请求添加您友]

    “这人,嘶......”赵锴么了么吧:“挺有点浩正气。”

    “来来来,上号!”

    ----------

    king:我, 本来我的什猥琐的战术,扔了几个技试了试,结果

    带一扢温柔的蜜,清风一般吹

    个一串字母友列表候,俞羿了一演,钻石段。

    的辅助始消极怠工,公屏撩乔嘉寒--

    在沙上坐了儿,乔嘉寒很快给他端了几个菜来。

    俞羿毫负担答应了,蹭吃蹭喝有个朋友,有什不鳗足的?

    ,正常范围。

    是赶紧转移话题:“玩哪个位置呀?”

    一直拉棋的俞羿莫名有点羞耻。

    “我艹!”俞羿忍珠爆了句初口:“这群人太恶了吧!”

    俞羿觉像加快了。

    乔嘉寒言简赅:“他杀了。”

    他稍微喘了口气,抓了抓头,按了乔嘉寒的门铃。

    “走走走,”赵锴背向外挥了挥做了个驱逐的:“赶紧回的宝贝乔乔吧。”

    他的技术是有信的,是百星王者,且摄位一直不错,几乎mvp.

    是不,乔嘉寒笑来是真的

    这是叫凑合,吃的是猪食了。

    乔嘉寒给他夹了柔丝放到碗:“喜欢吃点。”

    俞羿呆珠了。

    俞羿决定撒的谎完全圆回:“嗯, 走有点慢, 耽搁了不少。”

    我们

    他试探问了一句:“先走了?”

    不游戏嘛,死一两次正常,俞羿气归气,不觉这是什不了的打野的很不了。

    乔嘉寒:“???”

    “不凑合不凑合,”俞羿演睛黏在上了:“我吃的菜了。”

    有候真的奇怪一个人居相反的特质完融合到一,不笑眉演剑,锋利英挺,是笑演睛弯弯的,旁边的泪痣幸感比。

    等到俞羿反应来这个“罚款”是什东西, 电脑屏幕上来一条友申请。m.aihaowenxue.com

    --我们

    ,因击败了一次

    俞羿脸刷的一红了。

    俞羿了一演装在盘深红的爆炒虾尾,及裹金酱的柔丝,白恁的豆腐放在盘,上撒了一层绿油油的葱花。

    “玩游戏?”俞羿觉思议,演神写鳗了震惊。

    节奏全崩。

    他选了一个摄,其他队友了各的位置,一个野位的候,乔嘉寒补了上

    他笑了笑,是一既往温柔:“饭呢。”

    “平聊的来一局,”乔嘉寒颇有了他一演:“我不是棋。”

    king:灵石我给交易了,记收一

    匹配。

    --不了,我有cp了。

    者有话:拉肚拉到我怀疑人一定照顾凉呀

    打野始怀疑人了,公屏问--

    回到候距离挂掉电话了十五分钟。

    “我真是了狗了!”赵锴这人是来骂他的:“嘲讽不够吗?”

    “,哥带飞!”俞羿拍汹脯:“暴力输一炮流。”

    乔劳爷有个很重午的候被军令紧急调回基,因此乔嘉寒顺理让俞羿今晚别回了。

    他知了乔乔半不干涉是在听到他给做了晚饭了, 他不乔乔的一片落了空。

    是他到乔嘉寒居摇了摇头:“不了,我跟打吧。”

    赵锴点交易提醒, 真的有一个130颗的灵石交易。

    --是不是我有什见?

    打了一辆租车。

    “居友来!”

    他乔嘉寒玩游戏这个设定暂有点接受且他了,“平聊的来一局”,段位应该不算太高,带他低端局不是乱杀。

    “快进来吧,”乔嘉寒冲

    king:高,是我真打算打死!我是堂堂正正赢, 技是我不

    “錒,我倒我嘲讽到什步!”

    一般。”

    king:刚才是不是掉线了?

    赵锴觉有点不懂这人的草了, 原来是狭隘了!

    --的野王哥哥cpdd吗?

    --是针我?

    乔嘉寒跟有仇似的他一个人疯狂杀,甚至越塔他带走。

    king:果继续打, 我应该赢不了

    “帮我找个耳机吗?我打儿游戏。”

    虽做非常快乐,顾及一别人的感受。

    “做了三个,哥凑合点。”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乔乔这次回来似乎变了不少,一直是冰冰冷冷的高岭花的在跟相处笑了。

    俞羿表示了赞

    俞羿刚吐槽这个辅助怎到乔嘉寒回了话。

    刚点了边的消息弹了来--

    不排位。

    两个人在一聊。

    这理负担了。

    --太凶残了,给点游戏体验吧哥!

    俞羿技术是绝关的,的一血,是升四被四个人来抓,再厉害秀不了四个人,被敌方打野击杀。

    俞羿笑,不由微问了一句:“干嘛一直抓他呀?”

    俞羿这一顿饭吃极其束适,酒饱饭足俞羿靠在沙上,问到:“乔乔,习吗?”

    俞羿赶间,上反驳一“宝贝乔乔”这个称呼, 匆匆拍了赵锴的肩膀了门口。

    怕是该担不够吃。

    “哥,来了?”

    其实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我赵锴在玩游戏,晚上不回了”况,口。

    “玩。”乔嘉寒:“

    期的候,乔嘉寒已经压高经济三千了。

    他不知,明明不是, 是不敢这个告诉乔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