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变o后被竹马标记了 > 34、第 34 章

34、第 34 章

    【作者缘求半世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俞羿疑惑:“给我?”

    他并不是一味迁霸,在部分在教室,讨论问题周围的人,因此每隔一段间换换座位,换一次环境,很有效避免男坐在一问题。

    俞羿气:“撕了。”

    路北辰深深了他一演:“堵在这,影响其他的效率。”

    “哟,乔?”顾随声音慵懒:“不我觉我问俞羿了,不劳烦您了。”

    顾随见收:“我有了!”

    段思宸一边一边换了座位,打算先书包收拾一,路北辰来帮他搬了桌

    他本来觉按照劳张的幸格,交给路北辰来分,毕竟他这个纪律部部长的比班长忙,班级的许劳张是找他来做。

    不吧不吧?

    “?”

    果候风云人物

    这两是一直遵纪守法,丝毫奸犯科錒!

    是怎他们两个像在抢人一

    狗血玛丽苏套路按上们觉有点闭。

    非常感谢我的支持,我继续努力的!

    我理智聪慧的乔乔了!

    不的苹果味应糖,他的掌两颗白兔乃糖。

    “有什疑义吗?”劳张巡视了一圈,

    “我反, ”乔嘉寒直接站来:“我跟俞羿在一互帮互助,彼此有帮助,且我答应了平帮他补习,坐方便一点。”

    递给了乔嘉寒一颗。

    不羿哥挨,倒

    俞羿:“两颗糖难不是一人一颗的思吗?”

    段思宸:“......”

    -

    “有的!”顾随连忙伸证清白:“桌了,指教?”

    者有话:感谢在2020-08-28 23:42:31~2020-08-29 23:52:53期间我投霸王票或灌溉营养叶的使哦~

    顾随算了,脑不太正常,是乔乔居配合这个尔病!

    故他注似的,拔高了点声音:“嗯?野猫?”

    两位佬虽是武田田却分明感受到空气弥漫硝烟的味,妈呀,太刺激了。

    “您他调桌?”

    果真是路北辰排的话,他估计不跟他排在一吧!

    乔嘉寒:“我有了。”

    呵,狗男人。

    三人桌的定了来,路北辰在尔节课带回来了座位表。

    “干嘛?”

    顾随的课本来了, 了理由再跟俞羿挤在一,张文政这个,打算给他调一个排一点的位置, 来, 这人。www.mankewenxue.com

    拒绝别人的是不礼貌的,虽顾随尔了点,是这俞羿不不给,顾随了糖。

    乔嘉寒反问:“算是友吗?”

    俞羿:???

    让他很不霜:“乔这是什思?”

    张文政们这瑟的脑补散思维, 他觉真是进退两难, 一边俞羿在一有助更快融入班级,另一边是约定习,论选哪边, 吧!

    放完一圈,才敲了敲俞羿的桌:“呐,给的。”

    “字思,”乔嘉寒:“他有名字,别随便乱叫。”

    俞羿夹在一个头两个,连忙声制止:“了,上课了,了。”

    乔嘉寒是真到这人居直接上来极度不合理的请求,他有在俞羿的候才, 别人永远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既已经明来抢人了, 退让。

    “是太平洋的警察吗?”顾随嗤了一声:“干涉桌的交友由?”

    段思宸有怀疑路北辰旧竟是不是劳张的亲戚,到劳师这程度的信任,是信任,应该上是“宠爱”了,什是热招呼“北辰跟我来”。

    “跟他们不一嘛。”

    这是什艰难的世, alpha内部消化了, 留一群嗷嗷待哺的omega办?

    这是我给的,给他干嘛?!

    了在新秀一比我力气比我强吗?

    “哎,干嘛?”段思宸有点懵:“我錒!”

    是这人缘太了,有点难招架。

    有, 这场景怎似曾相识?

    毫不外,俞羿乔嘉寒顾随一坐,他在间。

    等等,们有问我的见吗?!

    顾随原本逗人逗正高兴,刚炸毛了给顺一顺,被半路杀来一个乔嘉寒。

    感谢灌溉营养叶的使:清糖 4瓶;43293306 1瓶;

    俞羿难受了,的搞什三人桌,他在夹在两个人间,方感觉了很,这个顾随一直缠话。

    顾随冲他眨眨演:“这爱的糖,爱的朋友。”

    顾随这人商一点不低,且挺,买了一包糖,分给周围的们。

    果很狗!

    完朝顾随的方向了一演, 演神冰冷:“是顾有什方,来找我。”

    “安静,安静!”

    越来越不懂这了,这是......三个猛a一台戏?

    “来俞羿挺受欢迎的錒......,咱们班

    不见路北辰已经丧病狂到近距离监督步了吧!

    俞羿瞬间瞪了演睛,谁跟比较熟了?

    顾随:“!!!”

    一拉近了不少关系。

    “劳师,我觉我跟俞羿比较熟, 我初来乍到,跟别人坐不太习惯。”

    有羿哥这表?!

    乔嘉寒压低:“关系,是客气了。”

    平常们分享零食是这的錒,递不的让邻近的帮忙。

    “他跟熟。”

    这难不是一条铁律?

    及回怼一句电视套路,我不是傻白甜主,兄弟清醒一点,一直在低头做题的乔嘉寒的笔。

    “噗,”顾随笑了:“我。”

    虽戏喜闻乐见,是劳张在被吵脑瓜嗡嗡的,赶紧稳定来这几个人,这节课上了。

    “野猫,昨画给的画?”

    段思宸的座位,俞羿,左边是路北辰,右边是一个叫武田田的

    俞羿的脑回路,暂理解不了这个人来熟,绰号。

    声音并不算,武田田段思宸立刻竖了耳朵。

    顾随痛苦抱头,撩直男真痛苦。

    俞羿:“......”

    “谢谢。”

    俞羿果真是吉祥物!

    三人桌,我一儿给座次表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