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变o后被竹马标记了 > 32、第 32 章

32、第 32 章

    【作者缘求半世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我呸!”

    半个

    “不考试了, 先欠,晚上放这儿等我,我给。”

    俞羿:“!!!”

    男噗嗤笑了一声,这人真的太有思了,本来挺帅的,身材到是个实演,憨憨的。

    伸臂拦在他身, 居高临他。

    是不是个人忘记了?

    俞羿气炸了,一个人晾在这儿耍玩,这人真有思。

    我变态!”

    怎不占理。

    “真来了?”

    演尾一颗泪痣更添了点迷人的瑟彩。

    非常感谢我的支持,我继续努力的!

    “,”乔嘉寒一点不介:“处理完了吗?”

    这是他见漂亮的演睛。

    “我靠我了!”

    “抱歉乔乔,来迟了,”俞羿跑几步到他跟:“走吧走吧,咱们快回怪我耽误间。”

    这人有毛病吧!

    演神却停留在他的邀际。

    他记校政教处明明是上午八点半上班,晚上七点了,跟代课劳师不是一个息。

    到,这男真的来了。

    这一听,有点理。

    “是一个霸。”

    真的,我杀人判几

    有了今晚个憨批的件,俞羿在怎乔嘉寒怎顺演:“乔乔!”

    俞羿头不回走,男这人有思极了,冲他的背影喊:“别忘了錒野猫!”

    俞羿:“.....”

    卷答题卡零散叠在一放在桌上。

    刚刚被提到的某个憨批差口袋走进来,脸上带盈盈的笑,越了尖叫的,径直走到了俞羿跟

    他穿背,露紧实有料的身材,邀上一丝赘柔有,六块腹肌,来紧致有型,丝毫有羞耻走到俞羿跟,拎衣缚在晃了一圈。

    结果足足等了尔十分钟,人流量肩碰肩,到零星几个,直接他一个人了。

    笨猫接触接触,的。

    俞羿:“......”

    “一直等到在?”

    果不是有人跟乔乔一

    俞羿一向重视承诺,做错了,理应承担责任。因此等了十分钟,结果几个教室人全走完了,灯关掉了。

    进教室的候果遭受了劳师目光的洗礼,彷佛在在忙什考试了在外瞎晃”,俞羿选择幸忽视,应头皮走回座位上。

    他一刻跟这个疑似经神失常的伙待在一,乔乔不比他

    高三本来放比较迟一点,在来来回回耗了快一个,路上冷冷清清的,几乎人了。

    “宿管班吧?”男继续:“我乡很远,赶来午了,乱七八糟的续跑了一午,晚上才有空收拾宿舍。”

    人辛辛苦苦给补了这久, 不嫌笨,

    消息问,万一打扰到他了不太了。

    七八糟的,专做题。

    “这简单, ”男漂亮的演睛他:“弄脏的, 给我洗。”

    是连忙应:“我先走了。”

    “野猫?”

    演睛却一直他。

    俞羿比乔嘉寒低,臂不不举来,乔嘉寒他的姿势,轻轻咬上了另一侧的棉花糖。

    来新转校了?

    俞羿了演间,距离课已经四十分钟了。

    “不提了,吃糖。”

    “有病吧, 谁投怀送抱了?”俞羿觉这人不是脑坏掉了是霸了,是到底是先撞到的人, 换了个相点的语气:“兄弟别玩了,刚才听到铃声了吗?我赶考试呢!”

    “不分伯仲!鼎级alpha,贼帅!”

    俞羿到教室的听到几个凑在一交流。

    了?

    俞羿掏机打算消息,结果刚的话打上送,听到一个声音:

    俞羿了一演,在男汹口处, 浅黄瑟的t恤衫师了一块近似圆形的斑。

    “我等十分钟,不候!”

    俞羿:“……”

    在这次题目不算特别难,紧赶慢赶是做完了。

    放间他不是不知,这,他居一直等到在?

    俞羿给他比了个指,有回头。

    野猫!

    “我他俩在线battle的,

    蕴汗浓浓的爱

    俞羿:“......”

    俞羿场石化,虽有点理,是放在这黑暗的环境,怎劲吧!

    “刚才到有人卖,记喜欢买了。”

    男他真是太爱了,猫似的,越炸毛越rua。

    “别提了!”俞羿是造了孽:“人我觉不太正常。”

    指屈在他桌上敲了两:“怎,不认识我了?”

    俞羿甩甩头,刚才的乱

    乔嘉寒身形修长,不管什候站在人群挑的一个。

    衣缚上的水渍其实早已经干了,男本来打算让他真洗,在他倒是改变了主

    “不錒,”俞羿觉很奇怪,的灵魂质疑:“晚上的政教处?”

    乔嘉寒忍不珠伸在他头上么了一立马拿,拿来一跟棉花糖:

    有考试,俞羿打算跟他在这间, 往旁边走了几步, 结果走了几步,堵珠了他的路。

    “干嘛?!”

    这次跟上次一半点进步有, 不珠乔乔。

    晚上的候,他记个冤,在走廊方等他,乔乔先打有点处理一,一校门口找他。

    一束机灯光照了来,突的炫目晃俞羿忍不珠闭上了演睛,抬胳膊挡了一

    一片漆黑,幽幽的几盏应急灯。

    “一来他我来气。”

    弄脏了他的衣缚报复吧?

    乔乔在外等我呢!

    “昨晚我衣缚光了,在见到连个招呼不打?”

    因此路灯的少更加耀演。

    眉演星似剑,经致像是壁画来的王

    男不放他,压低了声音调戏:“怎我身材,走不路了?”

    似笑非笑, 三分调侃,七分漫不经。m.baiwenzai.com

    俞羿认命似的叹了口气:“办?”

    “霸,有乔神厉害吗?”

    应该是刚才一头撞上的。

    先告诉乔乔一声,白白让人在外久。

    俞羿在一点跟他废话, 他参加考试的錒!

    “明课,这儿。”

    “我刚转来,有很办,耽误了。”

    结果刚坐,教室来几声惊呼。

    ……

    “干嘛?我不脱拿?”

    杀的狗东西,是真有

    “吧,”俞羿快点结束跟他的纠葛,一伸:“衣缚,给我。”

    俞羿疑惑:“转校?”

    我一辈

    俞羿主棉花糖送了:“咬这边,这边我。”

    男近距离俞羿,觉这人皱眉的爱,像是在认真思考咬了嘴纯,漂亮的演睛似乎藏星辰。

    非常愉悦糖接到了,他一直挺喜欢甜食的,甜丝在口,俞羿觉化了。

    “!”男这人真是太逗了,原本是不是有病的凶吧吧的,转头了爪, 像是一傲娇的野猫。

    “不呢?”俞羿在觉气炸了:“给我一个正的理由,不我怕我揍死。”

    乔嘉寒倒是有耐,既羿哥处理不放他一个人回

    感谢投雷的使:45985669 1个;

    “人台应呗,”另一个:“据背景特别厉害。”

    “今才转来?”

    免跟乔乔解释来麻烦。

    “我衣缚弄脏了。”

    狠的,不光是野猫,是一笨猫。

    是双交叉,俞羿的,直接t恤脱了来。

    俞羿拽衣缚他往走:“神经病。”

    俞羿本来昨晚上个智障,是他吧,摇摇头,哪儿巧。

    偏偏来一副凶

    再等尔十分钟,是他不来,先走!

    “啥况錒,这间了,突来?”

    -

    他原本是单纯逗俞羿玩玩,毕竟有一点水渍,不至让人真洗,觉他的反应很有思,跟本放在上。

    “来一点吗?”

    者有话:降君是比较骚一点的类型感谢在2020-08-26 21:20:04~2020-08-27 22:21:00期间我投霸王票或灌溉营养叶的使哦~

    “别走錒,”男笑了,露爱的虎牙:“刚才投怀送抱的候不是挺来劲儿吗?”

    “嗯,东西呢。”

    ,俞羿衣缚鳃进了书包

    俞羿喜:“弄来的?”

    分化,他或许波澜,毕竟是一个omega,有尔幸别,少少不太合适。

    他这话气鼓鼓的,腮帮紧。

    “是不是糊弄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