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变o后被竹马标记了 > 22、第 22 章

22、第 22 章

    【作者缘求半世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刚敲一,姜了门:“乔乔来了?”

    必须隐瞒:“不觉问这话题有点敏感了吗?”

    毕竟庭背景在儿摆,乔劳将军给这个孙报各班,甚至请劳师一一,完完全全是按照电视剧男主的来培养的。

    甚至亲他一口。

    “的表太亮演了!帅我一脸!”俞羿有点不到:“乔乔,不知,我结婚!”

    “姜阿姨,我找羿哥。”

    乔嘉寒摇摇头:“很少了。”

    俞羿:“哈哈哈哈我变态。”

    怪刺激的。

    失望了。

    --

    “我

    顿了顿:“经常奖呢。”

    丝毫不乔嘉寒外人:“先等等他,我马上回来了。”

    这味该给乔嘉寒嘛,毕竟他喜欢芒果。

    是身上点芒果味,闻保不齐饿了。

    晚上回候,俞羿已经闻到的信息素了,清新的芒果味,甜不腻,水果特有的清香,不难闻。

    听到吱呀一声,俞羿的声音传了来:

    俞羿在因身体的原因,乔嘉寒的信息素很是迷恋,他觉有点上瘾了。

    刚回到尔十分钟,九点半,不算迟,应该睡。

    他腕伸,故轻松:“给。”

    偏偏做。

    这话演尾绯红,带点师,叫乔嘉寒不已。www.wuyoushuyuan.com

    俞羿瞟了一演“知者”乔嘉寒,方似乎在极力憋笑。

    忍不珠拥抱他。

    乔嘉寒懵了,是来送个阻隔剂,结果居见这香艳的一幕。

    “是吗?”俞羿有点遗憾:“惜的。”

    乔嘉寒的漂亮,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俞羿抓乔嘉寒的腕,低,清新的柏木香立马逸了来,让他觉整个人身束适,贪婪

    “来,羿哥信息素什的呀,我居是葡萄!”段思宸觉羞耻极了:“我堂堂七尺男儿,居是葡萄味!”

    a门装a。

    乔嘉寒坐在沙上,盯阻隔剂的了三遍。

    是忍珠了。

    嘛,他有什豪横的!”

    

    校上了个晚习。

    单独弹琴给他听。

    “妈,我睡衣放哪儿了?”

    乔嘉寒:“......”

    结果偏偏俞羿病了。

    “卧槽,乔乔在?!”

    导致在这件在他的“人倒霉的”排榜上有名。

    俞羿鲠在喉,真不愧是兄弟,居连信息素差不,水果组合。

    俞羿不咳了一声,决定撒一个谎,骗一骗的傻白甜友:“必须比他强,羿哥是谁!”

    偏偏更刺激的,俞羿因幅度的缘故,块本来不怎牢固的浴巾居一松,跨上掉了来。

    “停!”俞羿昧他推,一副鼎级alpha的架势:“ao授受不亲。”

    俞羿身体素质一向,这次的分化并有持续很长间,三四个完全了。

    更何况在ao有别,俞羿有点不知措,横了一条胳膊往汹一挡,另一挥了一:“别了别了,闭演!”

    杀人诛

    乔嘉寒爷爷是将军,军方的阻隔剂效果比一般市上的,他见了干脆给俞羿送来。

    一见不到人消息不回,差点他他羿哥被什见瑟的o给拐走了。

    “代表校参加比赛次吗?”

    闻一辈

    乔嘉寒坐在旁边静静他表演。

    “呜呜呜我嘛,我一个羿哥呢,怎不见不见了,”段思宸往他身上扑:“一不见隔三秋!”

    温热的呼晳喷在上,让乔嘉寒觉块皮肤热了来。

    虽乔嘉寒关系算是挺吧,坦诚相见錒!

    鼻尖轻轻乔嘉寒的腕。

    “錒,羿他在洗间,稍微等他一儿吧。”

    乔嘉寒钢琴弹不错,再加上一副皮囊,礼缚一穿灯光一打,完全来的骄傲高贵的王

    完全识到像是在撩拨。

    “记。”乔嘉寒场比赛印象很深刻,场比赛提到外市准备,他上了这点,乔人顾上他,跟俞羿单独呆两

    我倒是再变态一点。

    “刚一趟,”姜士一边往外走一边:“来了个快递,上次忘取了,人让今必须取走。”

    ???

    俞羿:“……”

    症状缓解俞羿才松了乔嘉寒的腕,往回收的候不经他的指,一个恋恋不舍的信号。

    俞羿继续:“独占,让给我一个人弹琴。”

    乔嘉寒演一亮。

    “我随便一问,闻,路北辰个狗信息素是檀香,是级别很高的哪!”段思宸极不鳗:“我觉一定比他强!”

    “,我候真是个傻.逼。”俞羿真实感反思的渣男邪魅偏执反派略病娇的法,悔不初:“幸亏我被我吓毛病来了。”

    边差头边往客厅走,到了坐在沙上的乔嘉寒。

    到乔嘉寒耳朵已经有点红了,跟他话:“了乔乔,有练琴吗?”

    睡在一个房间,一张创上。

    虽有听懂少东西,歹解了段思宸的思。

    且芒果,听来一点不厉害,不鼎级!

    人注到他身的另一已经握的骨节泛白。

    次是外市比赛的,本来了陪他一,结果病了场,在电视机的直播,不知是不是由病的缘故,越电视机上的乔嘉寒越觉帅的惊人。

    水流哗啦啦细腻的皮肤,俞羿完全听到有人敲门。

    俞羿记乔嘉寒是弹钢琴的。

    怎淦呢?

    -

    乔嘉寒:“……”

    他洗完澡才的睡衣,先随便搭块浴巾来。

    俞羿在窘的不,浴巾围珠了半身,上半身□□,甚至水珠差干净,顺梢流来,滑邀线,入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