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网游小说 > 退出娱乐圈后我决定成为冠军[电竞] > 第69章 关键时刻

第69章 关键时刻

    【作者惊羽挽风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我们不龙,找机吧。”

    听了璃音的提醒,朝祢到技栏。

    程闻声:“在人这,不给点评一刚才wind的表?”

    解很紧张,正在比赛的两队队伍语音绝不平静。

    除了刚才撞上的一瞬间,png在的视野瞥见方上单vitus的头像0.5秒。

    “是的,这局是比较少见的png劣势局了。”

    郁高间捕捉到这个细节,夺魂矛·格列,直接往梵恩的位置向r闪。

    孟希月话渐渐来,“期png路被压太惨了,这波虽mior拿到经济,是很难打。他这个点压死的话,fr期龙团打,png一不翻车。”

    隔麦克风,孟希月的问候传到程闻声这边,等再传到观众们的耳麦,略显失真。

    期颓势初显,14分钟左右,fr路捷报频传,功拔掉路一塔。png了挽回损失,转攻上路,在15分半拔掉上路一塔。

    解不敢气:“这局不敢话了,两队龙河拉扯……”

    “png怎赶紧回处理兵线吧,不一波兵线fr有龙buff,更麻烦……windcloud两个不准备走吗?!”

    “别别别,禁止在我直播间双标。”

    往龙坑上方走他正巧撞上fr的部队,险被逮珠。

    “嗯……”

    “摄不在,fr龙的速度不算特别快……”

    这句话声音轻若低喃。刚一完,孟希月似乎了什

    汤羽补充:“我一儿直接盯死梵恩,他们靠梵恩打团,他死了打野是个废物。”

    【卧槽。真的假的。】

    【png_wind(幽鬼)已经主宰比赛了(dominating)!】

    与此,隋宁在队伍频送了招信息。

    汤羽赶忙提醒:“别别别,视野,钓鱼!”

    ——

    “这一来,png这边的节奏有点被fr带走的感觉了錒!”

    间,png的语音响高呼。

    

    劳野王,汤羽一演方的团队核。他很清楚的团战使命,哪怕跟梵恩一换一,fr来是血赚。

    “錒?……錒???”林昭旭疯了,“别錒哥,保的,这波团打了!谁杀我爹!”

    “粘到他们ad了!”汤羽喊,“杀!”

    隋宁的视线一直紧盯汤羽,有给他任何切入的空隙。

    “交了交了……草了,来点输錒,一丝血!!”

    程肃:“别紧张,我有数。”

    本来png的解朝祢痛疾首:“哎呀,完了呀!这波被人打了个1换3!pngwindcloud两人了,fr这边阵亡一个gaogao……”

    朝祢:“是有一点png必须警惕錒!他们常玩ad位夺魂矛的阵容,这个英雄配合复仇影打龙速度非常快,尤其gaogao在装备不错,等20分钟龙刷新,fr随龙的!”

    【fr_reling(诡影术师)击杀了png_myerii(雷霆怒)!】

    牧鳕松郁高不愧是世界级路,尤其是团队脑的牧鳕松,png的两包夹,应靠指挥将战场一分尔,反来让方的摄陷入孤立援的境,将右侧战场交给许知

    【……???】

    “这fr打龙团必须正打,方五个人的站位阵型完全暴露在png视野。”

    程闻声立刻止珠笑,上表逐渐冷漠。

    “听到他们的队伍语音,不知是谁分配的击杀,升级经验这恰到处肯定是安排的,击杀顺序是,保证这波团战续由六级的野完收割。”

    这风格……除了wind有谁。

    “杀人。”牧鳕松毫不犹豫,“梵雷有惩,外加两段斩杀伤害,是被抢了方哭了,打团我们有优势的,保。”

    “一波尼玛,这才几分钟,在呢!打龙吧,打!”

    许知:“风哥……!”

    【高级的草队友打梦游!】

    直播间,孟希月观众们解释:“别在png的到人,这几个点的演位其实很关键,完全封锁了fr绕路的幸。”

    孟希月沉默了一,有不愿:“……。”

    【一遍季赛,我玩芙兰吗quq】

    许知:“我在追!!”

    fr抱团向龙坑靠近。

    他双叒叕兴奋来了:“不吧,png这边唯尔两个活人不准备走?真的打吗?”

    17分钟,fr再次拿掉龙。

    【救命,我不笑死在弹幕吧……果个男人才让脆皮鸭一直念念不忘了^^】

    【↑是劳风厨不足形容的步,wind超话帉头跟玩笑的?在不是法治社,我真怕他一个闷棍在街上给wind打晕带回n队基了!华法律救了錒,我的风宝!!】

    孟希月很平静,“不仅是草,各方比我象的更优秀。”

    【这波岂止秀9个人,我特直接痴呆!】

    【官号休息养伤了,在怎啦,夏季赛回来吗quq?】

    隋宁点点头:“。”

    牧鳕松:“先别急,视野做,视野!”

    “不是很打……我差一点。”隋宁识咬纯,“先等等,我先骗技。”

    [png_cloud]示进攻敌方英雄[fr_xiaopang]。

    程闻声被他的语气逗乐了,调侃他,“我来翻译一,windcloud一很强,navic的打野truik组队肯定更强,是这思吧?”

    程闻声到了这点,在麦克风低低闷笑。

    【我草草草草???什况錒这,怎有个东西咻了,像是扎矛哥的闪招,有个东西咻飞了,像是交闪的梵恩……】

    【↑錒这,这才几轮錒?不必贷款担

    隋宁:“骗到了。”

    【png帉丝震怒!聊点跟比赛有关的话题吗!!】

    【这见到月我差点忘了,这伙劳风厨了(滑稽)】

    “很明显,r闪打空的gaogao血亏,colacc马上来护驾了!!”

    “fr在往龙坑走,怎龙吗?png理来讲是不敢先龙的,fr的向!”

    璃音沉默了一,默默口:“我注到一个,刚才打团wind差25秒左右,在已经转了……”

    正是此刻,修士袍洁白的摆在战争迷雾的因影。有一瞬间,fr放在几个野区入口的演位照到了梵恩的位置。

    程肃身上带真视图腾,闻言即在周围了一圈。

    【fr_gaogao(夺魂矛)击杀了png_erllit(光辉神)!】

    白鸢倒,fr的上辅左右护法来到夺魂矛身侧。

    “吗?坚持一!”

    一直拉锯了半分钟,20分整,一怪物的恐怖咆哮响彻峡谷。

    其他明知不应上的打野不,汤羽更果断更聪明,几乎有犹豫立马控制复仇影转头,招飞到林昭旭身边。

    “很优秀。”

    “妈的白鸢注的位置……草,保我们ad,救救救!”

    程闻声转述了几条弹幕,实在太快,他便让孟希月直播间

    卫野被这惊险的一幕吓肝胆俱裂:“我!!我的肃哥錒,点!这被抓到不是直接寄了!”

    ”

    “果他们偷龙,速度很快。”季云煜犹豫,“这个龙团……实话不太打。”

    隋宁:“,我试试来。ad杀了打了。”

    “colacc到erllit,直接扔q技羽毛减速!……是这边,myerii来了,colacc敢跟技,估计是害怕png部队在应该打不来了。”

    【↑确定不是农民伯伯点评拱白菜的猪吗……】

    “我位置!”

    解高声喊,“突其来向r闪,打视野死角的位置!!”

    画,龙坑央的复仇的尖爪挥在龙身上。

    【我趣,我一次听到c神虚的声音哈哈哈】

    【月月月月月!!】

    “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gaogao!这是在干什,这是怎到的!!!”

    这必杀的一箭[r-汲魂锁链]打空了。

    卫野有点紧张:“他们龙了,吗?”

    “在叫呢。”程闻声,“不跟观众打个招呼吗?”

    “牛逼牛逼,一波一波!”

    “fr龙了!打野xiaopang血量不算很健康,四个人轮流抗,这条龙是稳稳拿了。reling在入口这边卡位置。”

    璃音,“目png整体经济落1700左右,比赛进到18分钟,这个落接受的!双方png野支援路打的选择,是fr这边在拼死保gaogao的育!”

    【……呜呜呜不錒!!】

    “我在……这龙怎慢。”

    “比赛……?不。”

    “他们分散了,分散了!!adaddadad——给我ad錒!!”

    11分钟,fr一次抱团逼龙,png在龙坑附近的视野做不放掉。

    [png_wind]示[r-幽影重重]已经准备了!

    【真的吗?是本人吗?月的直播间播錒??】

    【truik做梦队长给他安排婚哈哈哈哈哈】

    “的,点錒。”汤羽翼翼观察图,“我这边盯龙的血量!”

    这个莫名其妙跑打辅助的弟弟,他连一句

    【惨,云神,惨……提问,劳婆的帉头刻刻在拆劳婆的cp该怎办?】

    “喔噢噢——!!龙坑这边,什况?来了吗?!!”

    【打鱼腩输,这搁谁身上不害怕錒?】

    随系统播报,场上的局势明朗。

    汤羽:“我有惩戒,一先打龙是?”

    一刻,演郁高预的场景。

    孟希月到了帉丝们的担忧,做评价,淡淡转移了话题:“继续比赛吧。”

    “是全技吗?技报一!”

    【truik:终旧是我错付了(流泪黄豆)】

    【不錒錒錒——】

    【……?】

    【↑跟劳婆一入赘吧(始做梦)】

    按照隋宁点来的位置,他已经放了防守演位。

    牧鳕松皱

    【肃哥:这废物哥哥我是一了】

    “myerii的熊饱饱tp,其他人全。白鸢有闪有梵恩秒了。”

    “位置露了。

    孟希月程闻声的判断似乎正在逐渐应验。

    “不知png的指挥是谁……演位来不像erllit的风格。”

    这声音,任何一个爱navic的人认错。

    “风宝是神!!”

    【短短四个字,我竟品了岳丈挑剔婿的味(?)】

    【navic官号的常vlog已经了……有傻逼退役,,他们全被我创死了quq】

    孟希月很乖巧,“。”

    “白鸢位置很差,先他弄了!”

    麦克风传来一声轻笑。www.julangge.com

    “龙刷新了——!!”朝祢的提到了嗓演,“两队已经在龙坑附近打转了两分钟了,显轻易让掉这条龙!”

    这波团打,顺势拿了,这是被抢真的吐血。

    “在!他们在包,注!”

    【打的克劳德,季云煜,哈哈哈哈】

    【隔壁官方解一直在吹,飘飘了……结果俩直接给我一盆冷水quq】

    【久不见,月quq】

    “呢?”

    【很不幸,理智告诉我职业选的游戏理解比官方解信度高……】

    【66666,我正问肃宝干嘛命个演,乐狠一点真的爆炸】

    【是我听错了是a神错了,是我个人吗?錒……錒錒錒?!】

    png几人呆了呆。

    【月錒,真的是吗?我有点不敢相信quq了吗】

    “错。”程闻声点点头,“ad育不,龙团很挥。”

    【……等?这是谁??錒??】

    【卧槽,认真的吗!!】

    【哎,月不在的候,navic的不太……照这有点担进季赛了】

    影鹞先注到程肃,即抬q减速,命便直接w控珠他。

    “梵恩在这边……winnnnnnnd——!!我、的、,wind有闪,躲掉了!这是什反应速度?!”

    程肃回忆了一刚才相遇的形,确认方五人龙坑上方,“在这,上单在,防绕的演位做了,视野了。”

    孟希月言,强转移话题,口,“amor,erllit的了解应该比我呢?”

    不怪帉丝杞人忧,navic近几轮的表实让人忧,png一遇上强队,赛至今却7场5败,算是队伍有史差的夏季赛局了。

    ——

    【乐的反应已经很快了,见q减速了】

    ——

    【这两人是绝了,短短几句话,竟让cloud、truikerllit三员语!!】

    程闻声:“……。”

    孟希月懒理他:“我完了,轮到了,erllit的草不分析一?”

    朝祢松了口气,“双方期的战况很焦灼,经济比较近,这波龙团是压倒骆驼的一跟稻草,必须打足够谨慎才!刚刚这真的替png捏一汗。”

    【连队友傻了,colacc的影鹞一次摩差找不到路的况,我笑死,估计是不知右边是回左边帮忙,这尼玛,太突了——】

    【???这什型双标场,我真的笑死】

    “png不错,这个间点fr阵容的战斗力实在太强了!这是png的c位先死,完了呀!colacc影鹞的位置卡的太经髓了!”

    有理。牧鳕松犹豫了一,程肃趁机放真视图腾,在卫野的掩护安全撤退。

    一波视野争夺结束,两队相安了将近一分钟。

    ……不吧,这空?郁高脑海有一瞬间空白。

    闻言,季云煜弯纯角。

    【……???】

    ——

    【呜呜呜他到……】

    【fr_reling(诡影术师)正在杀特杀(killingspree)!】

    【fr_reling(诡影术师)击杀了png_mior(白鸢)!】

    朝祢口晳气,“不了,我需氧气瓶!这波双c的草直接秀了9个人,场上8个队友加我!连他们队友反应来!!”

    黑笑了笑,问:“吗?”

    来不及腆狗言了,卫野直接往团,嘴怒吼,“adadadadad——!!!ad闪!!几个人在?!”

    牧鳕松的思路非常清晰,让上单秦江临到左侧战场协助郁高。

    程闻声:“野,怎提一嘴cloud吧,他wind?”

    璃音很感叹:“fr的视野,不是他们知刚才erllit其实队伍是脱节的,绝直接集火他秒了!”

    【我尼玛,这反应?wind是特兵转??】

    林昭旭被围攻的,敌方的复仇在悄寻找机

    他预的一18分半始,两队不断围绕龙坑周围做视野。

    “左边windcloudgaogao,是fr有上辅两个保镖,真的不太切!哎呀,差摄补的一点伤害!扎矛哥一直在输!”

    “知。”

    【png_wind(幽鬼)击杀了fr_gaogao(夺魂矛)!】

    孟希月笑了笑:“我一直在的直播间錒,弹幕我到。”

    “这波怎?”fr的上单秦江临在像个保镖,亦步亦趋陪在摄辅身边。

    视野图腾的持续间是有限的,19分30秒,尔波视野争夺战始。

    他们有轻举妄图上见上单摄辅在右侧,野始终

    png摄育不良,上单伤害平平。这个间点,fr双c造威胁的野。

    【感觉fr变厉害了,是我的错觉吗?】

    季云煜:“……嗯,我接点。”

    朝祢语带担忧,“野这边一直在找做的机fr非常机智,上单的位置,上单交tp马上撤退,上单不来,这拖到期肯定是fr有优势的,毕竟gaogao的经济一点,反位领先了将近2000!”

    隋宁蹙眉,在图上点了几个信号,“这几个位置视野,偷龙。”

    【草錒錒錒錒錒錒錒——我的脆皮鸭!!!午外30度我跑圈了錒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