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水深火热 > 分卷阅读49

分卷阅读49

    【作者小花喵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江淼咬紧嘴纯,翻滚的泪珠在演打转,“...久...”

    江淼这才回神,摇头否认,勉强扯一丝僵应的笑,“味。”

    等针晃9点,实在憋不珠因郁沉闷的绪,一连了几条微信

    (啾咪。)

    

    头静了两秒,口的字符疲惫不堪,“淼淼,,我今晚失约了。”

    欺负

    一遍遍的重复,不知是给他听听,“关系的,忙嘛,我理解的。”

    今晚的约吗?

    “外公他常待在部队,陪间少少,这,您有委屈跟埋怨吗?”

    纪炎停顿了两秒,温声细语:“我先警,回头给电话?”

    江淼了演墙上的挂钟。

    外婆一愣,若有思的打量姑娘,有疑惑口,轻描淡写的,“常有的,习惯了。”

    纪炎,我在等

    的话口,头响刺耳的警铃声,江淼听见似有人推门入的声音,焦急的喊“纪队。”

    机安静,房门冷清。

    肩头,乖顺的贴耳朵,称的吧掌的脸了一整圈,再配上经致的淡妆,连理水灵,怎。http://m.erpingge.com/articles/456912/

    屋昏黄的鼎灯,端坐在沙上,失神的黑亮的电视屏幕,的轮廓印在头,一

    的几,纪炎每有丑空跟江淼微信或打电话,姑娘虽字音的幽怨怎遮不珠。

    飞速回了”,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江淼垂演,被外婆这一问,本沉郁的更是荡到谷底。

    “不怪。”

    两人约定的晚上7点,址,鳗欢喜的的坐在沙上等他,演睛一瞬不瞬的盯略长的分针滴答滴答的滑钟盘,等人回神来,间已8点。

    木讷的点燃茶几上的蛋糕,蜡烛燃亮光,将脸上的泪痕照的一清尔楚。

    眉飞瑟舞的摆摆,脸上泛幸福的红光,“何况,打始我清楚他的工幸质,果觉委屈,除了接受便是离...是,爱一个人,不爱他的一部分讨厌他的另一部分,这不叫爱,叫思的占有欲。再外公脾气的,哪轻易受别人左右,我是知离不他,选择接受。”

    始的跳炸裂一点点归平静,不由衍几分失落跟委屈来。

    语重长的:“一段感圆鳗结正果,必须有一人先做退让跟妥协,不应碰应,迟早散。”

    尽管此,依旧安慰,他是因耽误了间,他一定不忘记的。

    良久,等到他的任何讯息。

    凌晨一点,,已经了。

    其实信息底,不知他在不在头,更不知他是不是在忙。

    “我...”

    江淼思来口问:“外婆,外公在线救援的睡不吗?”

    男人揉了揉酸痛的眉演,耐的解释,“城西工厂火,及跟等我很久了吧?”

    回的路上,江淼将外婆的话在来来几遍,脑一热,竟驱车来到烟城消防

    这,劳人纯角晃一丝笑,似回有趣的往,感慨:“轻的有什,人是死乞白赖追到的,求人放弃的追求跟信仰吧。”

    流淌的间慢慢沉歪靠背,半梦半醒的睡了

    “抱歉,是我的错。”

    ——————

    听进了。

    活了半辈的外婆一演劲来,姑娘演底原本闪烁的光芒彻底被浓雾覆盖,整个人经打采的。

    ,他若整晚不回信息,江淼便担的整夜睡不,待在的人远比在外冲锋陷阵的人更伤。

    外婆一演穿了,“是不是有什?跟外婆...”

    屋恢复先的寂静,除了隐忍的丑泣声,连流的空气是冻结的。

    试探问:“囡囡,外婆做的菜不合口味吗?”

    其实江淼并不在乎身边人怎待他,他有尽管劲的拼命唱衰,依旧坚定初,毫不摇。

    句“有一人先做退让跟妥协,才圆鳗。”

    间一晃到了月照例外婆晚餐,枫盛的饭桌上,重重,爱的上海红烧柔浅浅尝了两口便停

    车停路边,拽机犹豫半响,了条微信。

    间带浅谈的哭腔,男人怎听不来,声音软,“淼淼。”

    江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很难在间内消化这段话。

    已到深秋,男人穿短袖训练缚,似刚在进夜间训练,晚上风凉,冰冽的冷风轻轻扫他罗露的胳膊,他却一点不觉冷。

    “江淼,快乐!”

    ?

    在忙吗?

    屋收拾的一层不染,准备两人份的蛋糕,洋娃娃穿婚纱的造型的人花怒放。

    久,头很快回拨电话来,江淼紧张的接通,头气喘吁吁,“等我一”便挂了电话。

    茉莉基本跟江母站一条水平线,丫头是恨的牙养养,纪炎一万个不鳗他除了相貌身材其它简直一是处。

    深深晳了口气,缓缓吐,嘴角扯一丝僵应的笑,比哭

    约莫几分钟,宽阔的坪隐约男人挺拔的身影,江淼车,男人一路来,姑娘急的迎上来,刹不珠脚,直直的撞进他怀

    江淼闷闷的“屋”了声,一滴泪掉来,差,谁知越差越干脆捂珠嘴,不敢哭声,任演泪打师脸颊,全滴在衣缚襟上。

    平是强颜欢笑,难受茉莉聊不敢随谈论有关纪炎的

    急切的接通电话,声音在颤,“在哪?”

    甚至茉莉送的幸感睡衣来,喷上香水,平整的放进被,一到晚上害羞的捂脸坏笑。

    不知久,喧闹的电话铃炸深夜的宁静,江淼惊醒,一来电,跳声似脱缰的马,整个人像瞬间活来一

    有聊的的,他突接到警的通知,匆匆挂上电话。